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人类脱壳后会怎样?

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人类脱壳后会怎样?

我这里说的脱壳并不是指人类的死亡,而是指人类意识脱离身体存在的情况。

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可能会先复制出自己的意识,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意识据可能会脱离我们的肉体而存在。那么这时候,人类会做些什么呢?

阿K觉得,如果这个技术实现了,那么首先可以得到尝试的可能是富人,他们这种情况下他们相当于是永存的,那么他们的财富就会越来越多,那么最后,如果富人自私一点,那么我们社会的两极分化会更加严重。

那么假设,如果人类能发展到平民也可以进行脱壳的操作,那么,社会已经发展到了一个高度文明的情况。这时候,可能百分之八十的人类被机器人供养着,人们的工作时间比较少,因为能进行脱壳,所以人们的意识可以活在虚拟世界中,那么人类将会形成接近永存的状态。这时候就会有众多的虚拟世界,就好像我们的宇宙也众多相似宇宙一样。细思极恐,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是不是就是这么一个世界呢?当我们离世以后就会换一个世界继续存在着。我们也有可能是一直被观察着的,研究者通过研究我们来预防或者做些举措维系着这个世界。

说了这么多,奇思妙想大家听听就好,别深想,知道的太多可能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阿K对未来社会的奇思妙想,人生可能是一条数据链。

最近,由于以疫情影响,小编阿K我也已经半个多月没出门了,上次出门采购回来后,吃饱了就玩手机,累了就睡,这个日子过得感觉很颓废。今天就想起来写一点东西,纯属阿K的奇思妙想,如果你觉的有趣,那么我就很高兴了。今天我就对未来社会展开我自己的想象。

阿K关于未来社会的奇思妙想,人生可能是一条数据链

鉴于最近,我们社会环境的情况,不久的未来,我们每个人可能都会有条叫人生链的数据链作为我们每个人的数据记录。关于这条人生链,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独特性,每个人都是唯一的,那么,每个人对应的人生链也是唯一的,每个人从出生就开始登记在这条链上,以指纹、虹膜、声纹等作为调用数据的接口,每个人都有唯一的编号(类似我们的身份证)。之后的我们的行为都有可能记录在这条链上(包括经历,资产和成绩等)。

二是权限性,我们上面记录的信息都是需要经过我们授权才能提供给其他个人和其他组织查看,在我们还没有独立的时候这个授权操作由监护人监管。

三是可共享性,在权限允许的情况下,一些被授权的个人和组织可以读取和记录链上的一些信息,医疗组织可以读取和记录身体数据,教育组织可以读取记录教育数据,监护人可以读取记录行动数据等。

我们下面举例说明下当我们出生时,我们就会被记录到人生链上,拥有唯一的编号,将我们独特的属性(指纹、虹膜等)记录进去,以后每次记录都需要这些属性或者是编号作为记录。这时,我们的监护人会先给医院读取和权限和记录身体状态的权限,这样我们去看病的时候就不需要反复描述提供身体数据给医疗单位。未来的很多场所都是会设置虹膜或指纹作为进出检测,他们可以读取进出人员的一定的数据来筛选可以进出的人,这个权限需要我们授予或者监护人授予,进出也都会记录在链上。于是监护人就可以更好的监护我们,可以允许或者不允许我们进出哪些场所。我们家里也会有很多智能设备可以被主人授权给谁使用或者禁止什么人使用,所以我们有些不方便给小朋友使用的东西我们买回来设置好就好了。

像现在这种情况,我们的关卡也只是需要读取出入人员的身体和行动记录就可以省去很多人力和时间成本。也能快速找到接触人群进行隔离。在未来,我们的智能设备可能会和我们的身体融合,我们每个人都会携带一个智能设备作为整条人生链的记录和读取设备。整个社会可能会更像一个数字社会系统,更像现在的虚拟游戏一样,可以看到各类数值。那时候我们所玩的游戏,可能有些游戏可以直接通过我们人生链上获取的信息,计算出一个游戏的相对属性,比如体力和智力这些数值,到时候人们所玩的游戏里的人物可能需要到显示去完成任务或者是现实去提升能力。这样游戏与现实相结合之后,人们的社会生活更加有趣和丰富。至于这样的一套游戏体系,我在几年前也有设想过,这里先不提了。

简单的说来,未来的社会可能更像我们现在的虚拟游戏里一样,各种信息是可以共享和互通的,利用这些信息去规范社会规则,形成一个强大的社会系统。

以上就是阿K对未来社会的奇思妙想,人生可能是一条数据链。

关于人生的奇思妙想:得一人陪你演绎众相人生,足矣

关于人生的奇思妙想,是很多人不敢去想的事情,每当说起聊人生又有多少人聊下去了呢?

很多人的人生看起来就是条规则的线,一个名字,一个身份,一份职业,一份爱情,一直走到尽头。平凡的人生大多都这样,但也有一些人,在平凡人生中穿插了很多角色和故事的演绎。

阿K最近有看到《幸福三重奏》第二季里的陈大发夫妇就是经常配合的演起来,每次他们都可以扮演不同的角色在不同的背景下开展一段不同的体验,阿K很向往这样的生活方式,可以在平凡的生活中演绎众相人生,将人生变得更有趣。

其实人们大多向往着去体验不同的人生,于是人们会喜欢玩游戏,看各类影视作品,来间接体验不同的人生。但是像我们前面说的在生活中演绎众相人生的方式却很少,可能是很少有人会去陪你演绎吧。

阿K曾经以为找到了一个可以陪自己去演绎众相人生的人,然后在没有说明清楚情况的时候就开始了第一段戏份的演绎,结果,都入戏了,而且是分别戏,一别就是再也不见的戏份。所以得有足够的默契才能做到一起演绎众相人生,关于人生的奇思妙想:得一人陪你演绎众相人生,足矣

记得当时年纪小

记得当时年纪小

我爱聊天你爱笑

有一天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铸魂师:雨之魂——我就是想遇见TA

TA在哪?

我一直在寻找TA

希望能够遇见TA

那个流泪的人是TA吗?

可能是TA

我从万米高空飞奔下来擦身而过

那个人不是TA

我再一次落入凡尘

慢慢消亡

但我心不死

我知道

我还会重生

还有机会在万米高空中寻找TA

过了好久

我在别的地方重生了

那个欢笑的人是TA吗

可能是TA

我又一次飞奔下来去再一次擦身而过

也不是TA

我再一次落入凡尘

慢慢消亡

就这样一直轮回着

我不会放过任何机会

我只想和他相遇

不会等到最好的时机

只要有机会相遇

我一定要出现

这也是为什么我每一次的大小都不一样

这样轮回千百次总有那么几次

我们能遇见

即使有时时机不对

会闹得TA不开心

但是我就是想遇见TA

即使这千百次我都没有遇见TA

会让我一次次经受苦难

但是我就是遇见TA

即使这千百次我都不记得TA是谁

会让我历尽艰辛

但是我就是想遇见TA

即使我的母亲云会因为我的举动生气

我的兄弟雷电也经常斥责我

因为我大发雷霆

我也不管不顾

我就是想遇见TA

和TA嬉笑打闹

或者静静的陪着TA

直到我再一次在凡尘中消亡

我就是想遇见TA

 

自我学习?人工智能拥有主观能动性以后将无所不能?

在自然界中,动物是通过进化来适应环境并生存下来,进化本身就是一个改变和提高自身能力的过程,而我们人类也是通过进化才拥有了主观能动性,才得以成为这个地球上唯一的智能生物。学习跟进化类似,都是通过积累和改变来提高自身能力,进化使我们人类成为能自我学习提高自身能力的种群,使我们能在短短的一生中去创造出更大的成就。在人类社会中也拥有了衡量能力的标准,在现代科技社会中,人类学习的途径也变得更多,能够自主学习的人也往往能力和成就越高。 继续阅读“自我学习?人工智能拥有主观能动性以后将无所不能?”

1024程序员节:程序员们创造的机器人是否也可以拥有机器人节呢?

今天是1024程序员节,程序员节定为10月24日的原因:运行程序的硬件进制是以1024为基础的,例:1TB=1024GB,1GB=1024MB,1MB=1024kb,1kb=1024b。如今的科技社会程序员的贡献很高,他们的工作是高脑力劳动并且经常加班。在现在的社会成立个节日并不难,所以这么一个程序员节就成立了。这也是现在社会的大环境有关。程序员们创造的机器人是否也可以拥有机器人节呢?假设如果有一天,智能机器人成为我们社会重要的组成部分以后,我们可能还会有机器人节,未来社会会出这些类似节日。

现在的程序员节的活动经常由科技公司发起,主要是为了营造良好的员工工作环境,促进企业良性发展。很多科技公司也会在这天给程序员放假,或者举办一些放松的活动。可以想象以后机器人节那天我们将会让机器人关机或者是休息,那么这一天也可能是我们一年一度体验20年代生活的时间。这也是保证我们的文明不会轻易遗忘我们以前生活的一种体验。

在此祝各位程序员,程序员节快乐。

 

如果人类掌握了意识的转移和储存技术,是否就可以做到永生不灭?

在唯物主意前提下讲个问题,意识来自百度百科的解释是人的头脑对于客观物质世界的反映,也是感觉、思维等各种心理过程的总和。

楼主所说的意识应该是控制我们的主观意识,其实仔细说来,构成我们的有三个要素:

1.意识,能处理感觉、思维等各种心理过程并做出反应。

2.记忆,决定了我是谁。

3.躯体,我们所能控制和感觉外界的躯体。 继续阅读“如果人类掌握了意识的转移和储存技术,是否就可以做到永生不灭?”

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假如有一天,你发现你起床发现自己长了一双翅膀

- 建设一个智能城市

- 建设一个智能城市

飞翔一直一来都是很多人的梦想,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上的飞翔都是值得我们去憧憬的,那么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起床发现自己身后长了一双翅膀会是什么反应呢?让我们来发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奇思妙想一下,假如有一天我们起床发现自己身后长了一双翅膀。 继续阅读“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假如有一天,你发现你起床发现自己长了一双翅膀”

资讯新想法:打起来太冲动了,动态手机壳早在2016年Google就推出了两款

前面我们有说到,产品经理和程序员因为APP主题根据手机壳主题变化的开发需求打起来了,其实早在2016年Google为Pixel推出两款“动态”手机壳,手机可的颜色可以自动变更,所以要实现产品经理的需求是可能的,但是他们的沟通方式不对,于是就打了起来。说到科技,我们总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而这些想法也常常被利用并实现出来,我们现在就这个事情说下,阿K的奇思妙想。 继续阅读“资讯新想法:打起来太冲动了,动态手机壳早在2016年Google就推出了两款”